起個響亮的名

万苦贪嗔痴,一经戒定慧。

收拾行李收拾得头痛欲裂

无限期停更

更新了最后一个部分,强迫症重新调整了版面

不知不觉这个系列已经写了两万字啦……

我可真佛


“时至今日,”岳云鹏说,“时至今日,我仍然记得他当初的模样,不算健壮的身体,苍白的皮肤,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,相貌好看得让人想起东海里的陵鱼。可他偏偏又不是那长着鱼尾的海物,于是这美便显现出些许病态来。
“即便这样,也是好看的。我喜欢看他穿着列阳礼服,怀抱着琴眉眼柔和,好像深宫里温润的明珠。但我更喜欢看他略一挑袍袖握住腰间的赤铜短匕,他和那把铜匕一样,除去遮蔽便明亮热烈如同赤火,凌厉锋锐、势不可当。”

“我和他之间没有爱情。
“是他利用我,而我,亦不过顺便助人为乐。”

盲狙一个江苏卷吧
图个开心

野兽睁着碧绿的双瞳,清澈的眼底映出面前人的影像。

上了膛的猎枪被扔在一旁。

猎人跪下去搂住毛发蓬松的大家伙,手臂压平颈周的长毫,接触的肉体坚实而滚烫。
脸庞埋进柔软细密的绒毛,紧贴的胸膛里是怦怦跳动的心脏。

说不清是谁在紧张。
 
 
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

猎人叹气,未及多言,颈窝被兽吻拱了拱。
他觉得痒,松开手缩着脖子要躲。

面前的野兽眼瞳微眯,慢慢化成赤衤果的人类模样。
 
 
“哎呦喂,我等你这句话我等了好久啦——”

绿眼睛的少年撒娇般拖长尾音嚷了一句,然后翻起身,一把将猎人扑倒在草地上。

只要心在跳动,就有血的潮汐

——北岛《雨夜》

“但是我们两个人其实来说,薛之谦老师是心的跳动,我是血的潮汐。”

那些你说不出口的、做不了的,让我替你说、替你做。让我执行你的意愿,让我为你抗争。

有你,就有我。

他看见他眼里的光一点一点黯淡下去,隐隐显出少见的颓态来。
他花了好多力气才抑制住开口的冲动。
他太害怕了,太害怕到最后留的还是个自作多情的印象。

隔墙有只耳朵,披着虚假外衣的相处可有几分是真?

2011.9.3
2014.3.17
51
2015.6.12

整晚纠结这么些个玩意儿我也是有病